jjww

一个不要当真的国庆小剧场

唐幺幺:



♚大家国庆快乐!大结局的阴影lo久久缓不过来,你们嘞,赶快,张嘴次糖!【并不】

 
 

♚我也很好奇自己写的到底是什么鬼(・ิϖ・ิ)っ

 
 

♚不要当真不要当真,就是随手摸一个脑洞

 
 

————正文————

 
 

明楼在吃面条。

 
 

阿诚势如旋风推门而入差点摔一个跟头:“大哥!!明台出事了!!”

 
 

明楼吸一筷子面:“又?啥?”

 
 

阿诚惊恐脸:“他被王天风带走了!我查了明台去苏州那趟火车上的人员名单!发现了王天风的化名,你看!”

 
 

明楼说:“哦。那挺好。正好回炉重造一下,他之前肯定拿错剧本就出来了。”

 
 

明镜拿筷子去打明楼:“说什么呢,我们家明台就算不拿剧本也是个好孩子。”

 
 

阿诚:“大姐您慢着点,小心伤口。”

 
 

明镜欣慰:“还是阿诚懂事,比你大哥知道疼人!”说完看看左手上一条拇指长的血丝,说:“这个藤田,打哪不好偏偏擦伤这个地方,留了疤多不好。”

 
 

明楼拍拍身边椅子:“阿诚,坐,吃面。”

 
 

阿诚坐下来,盛一碗面。

 
 

明镜拿过来桌子上孤零零一张乘客名单,一堆日本名字里“风天王”三个大字很是炸眼。

 
 

“风天王……这谁啊带走我们家明台?”明镜皱眉。

 
 

阿诚抬头,坦诚,“军统特工毒蜂。”

 
 

明镜:“怎么可以让明台参加军统?快明楼,给他弄回来!”

 
 

明楼再吸一口面:“大姐,还是不要了,我党的现行方针是保持党性,先进性纯洁性,一个程锦云已经够掉智商的了。”

 
 

阿诚说:“大哥面这么好吃吗?”

 
 

明楼摇头:“不好吃,可是汪曼春说我变了,我一想,最近就是瘦了点,她可能是喜欢日月木娄。”

 
 

明镜:“你还惦记着汪曼春?只要我活着,她就别想当我明家的大少奶奶!”

 
 

明楼:“明家已经有大少奶奶了。”

 
 

明镜:“啊?!”

 
 

阿诚:“……”

 
 

明镜:“啊。”

 
 

阿诚:“啊?大姐你啊啥?”

 
 

明镜:“我没啊啥,阿诚你啊啥?”

 
 

阿诚:“我也没啊啥,我听见大姐啊我才啊,大姐你啊啥?”

 
 

明楼明镜阿诚:“……”

 
 

明镜:“咳,那个,阿诚,今天相亲怎么样了?”

 
 

嘭的一声明家大门被推开,于曼丽风风火火:“大哥大嫂大姐你们好!明台呢?”

 
 

阿诚怒:“谁是大嫂?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明镜:“呀你就是曼丽啊长得可真俊!”

 
 

明楼头也没回继续吃面:“跟你老师走了,出门右转去苏州找去吧。”

 
 

“谢啦谢啦!郭骑云!赶紧走啦!老师和明台都在苏州呢你赶紧的!”

 
 

明家三口人继续吃面。

 
 

明镜:“刚刚讲到哪了?哦对了,阿诚你今天相亲怎么样了?”

 
 

嘭的一声大门又被推开,程锦云一溜烟跑进来:“大哥大姐你们好!明台呢?”

 
 

阿诚:“你看不到我吗看不到我吗?给你差评,别想嫁给明台哼。”

 
 

明镜:“锦云啊听说国民党可好了你要不要考虑换个组织?”

 
 

明楼:“明台留学去了,出门左转去伊拉克找吧。”

 
 

“谢谢谢谢!满崽快走!满崽?诶满崽呢?我要去找满崽……”

 
 

明家三口人继续吃面。

 
 

明镜:“阿诚你今天……”

 
 

铃铃铃的电话叫起来,明镜啪的把筷子一拍,“我就想八个卦怎么这么难?!”

 
 

阿诚去接电话,梁萌萌呼天喊地:“阿诚兄弟!出大事啦!”

 
 

于是阿诚开车,载着明楼去政府办公厅,远远就看见政府大楼前面围一堆人,那叫一个热闹。

 
 

阿诚护着明楼下车,朱徽因目不斜视,小步小步的横着蹭过来,“明长官阿诚先生,南田小丸子赴京述职结束,回来了。”

 
 

阿诚:“谁?”

 
 

朱徽因一抖,“啊,我是说南田课长。”

 
 

说曹操曹操到,南田小丸子从人群里挤出来,大步过来,“明楼先生,和平大会一别,许久未见。”

 
 

汪曼春神经一跳,上来挽住明楼:“藤田长官不幸罹难,76号一定会追查真凶给特高课一个交代。”

 
 

南田小丸子摆手:“不用,他不死我怎么能调回来……啊我是说,特高课也会全力以赴。”

 
 

明楼:“南田课长,合作愉快。”

 
 

南田小丸子:“您的私人助理阿诚……”

 
 

汪曼春:“他们的关系铜墙铁壁。”

 
 

明楼:“不用,想用我的人起码要我同意才行。”

 
 

南田小丸子:“啊我是想说,这份安利我吃了。”

 
 

梁萌萌凑过来:“打扰各位长官我找个人。阿诚兄弟!我买了票请你去吴淞口看夜景去不去?”

 
 

于是明楼跟南田小丸子去探讨和平共建新上海稳定秩序,阿诚和梁萌萌去搞走私,汪曼春站在原地,想一想约了朱徽因喝喝茶玩玩恐吓。

 
 

等到阿诚回来接了明楼回家,大姐已经带着阿香出门听戏去了。

 
 

阿诚接过大衣,“王天风发了电报,说明台人在他手上让你准备三十根小黄鱼,”阿诚顿一顿,“听说他最近要去国外买个房子。”

 
 

明楼看他一眼:“这还用我教你,回文,人不用还了。”

 
 

阿诚得令,端了咖啡去书房找他。

 
 

明楼放下手里文件:“哦对了……”

 
 

阿诚:“?”

 
 

明楼:“你今天相亲怎么样了?”

 
 

阿诚:“……”

 
 

“阿诚?”没有回答,明楼抬头一看,人早就没影了。

 
 

“阿诚?”

 
 

“阿诚?”

 
 

没有声音,明楼觉得不大对劲,出门去看,到处都静悄悄的,人都去哪了?

 
 

“阿诚?大姐?阿香?”



 
 

“大哥!你怎么了?”阿诚一脸忧虑,晃醒明楼。

 
 

“……我……我刚刚说梦话了?”

 
 

阿诚点点头,台灯的光折射过去,他的眼睛里看起来湿漉漉的,“大哥,去屋里休息吧。”

 
 

明楼起身,朝外面看一眼,大厅里空荡荡的,照片里的明镜笑的温柔优雅。

 
 

“阿诚……”

 
 

“大哥,”阿诚低低应一声。

 
 

“还好,还有你。”

 
 

END

 

评论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