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ww

[RPS]〈四人餐桌〉Three

翅膀子:


〈四人餐桌〉Three (↑請B君幫我舉讚背書一下XD)


 


BradleyJames


 


  你在離Jazz Bar兩條街之外的巷口和Colin碰頭。風雨把他的五官吹打得更加立體,鮮明,蒼白,頭髮蓬鬆翻飛彷彿褐色雲朵,眼底水澤照鑑星星。朝你迎面而來的時候你慣常心跳加速。


 


  沒辦法,一遇到Colin Morgan,你總是突然就成為詩人。




  「Ben Whishaw?」


 


  你確信自己的眼睛一定睜得老大,因為Colin此刻正對你聳著肩,一句簡單「是啊」說明一切,眼睛也睜得大大的模彷你表情。自然的反應。你想起你們曾應要求玩過互相對視、看誰先笑的遊戲,那些因為第三季劇情太薄弱而不得不拍的一系列宣傳影片。再也沒有比那時更加暖燃黏稠的氣氛了,你想。那個時候,你甚至可以無比坦然地對他說出「A little piece of my heart to haunt you」這種纏綿的句子。


 


  「我以為只有我們兩個。」你強調。


 


  「我們從來都不只有兩個人。」Colin語調輕鬆,但你似乎能感受到話語裡的重量,如同現正斜斜垂下的細雨。你不由得低下視線,盯著雨珠在你的皮衣外套上結成一排尚未滑去的晶亮漬痕,然後被你一一抹去。


 


  你知道Colin這樣一個人,在對待他喜歡的物事時,偶爾會表現得漠然和嚴厲。你見識過他如何評析衷愛的樂團和演員:目光深邃悠遠,言語銳利且滔滔,態度專注而警醒。這不是說他那些溫馴、天然、惹人憐愛的特質全是假裝,只是他會像某種模式切換般換了個人,變得異常直率,精確,甚至不近人情,就算是玩笑話也隨時瞄準你的軟肋(即使表情依舊無辜調皮)。


 


  曾經你病態似地迷戀這點。


 


  「但你一向不喜歡被人知道我們一起出去。」


 


  「……我是不喜歡。」


 


  你也知道Colin這樣一個人,在對待屬於他的物事時,總是諱莫如深,絕口不提,比如第二季以後的所有訪談,比如NTA頒獎典禮上的致謝詞。以前你會為此產生一股幽晦的快樂(即便現在聽到,你也還是有種受寵若驚的錯覺),因為這讓你一度著迷得不得了的傢伙,竟把你看作私有物,納為「自己人」;就像他在你面前從不主動提及和他關係親密的Neil,而他哥哥也幾乎不清楚你底細,頂多只知道你是個還不錯的「弟弟的同事」,最適合亞瑟王的演員。


 


  不過正因為你了解他,所以你同時明白,最終他並不需要你,你們將互相離開彼此。


 


  再明白不過。


 


  收藏著一小片你的心意,在乎你,但他不需要你。


 


  而你喜歡被人需要。需要被人需要。


 


  「所以『我們』指的是四個人?」Jazz Bar裡人潮已坐了八分滿,其中有些也是圈內人士,未來的明星,沒人特別注意你們走進。到達服務生指向的位置之前,你看到了另一位高大的男子已經坐在四人座的沙發上,若有所思地啜飲威士忌。James D’arcy。完全不熟。


 


  「可能是吧。」Colin同樣疑惑但還是點點頭。


 


  「說不定等下我們會無話可說,只好四個人邊喝酒邊玩Candy crush。」你打趣地說。


 


  「還在91關?」他隨口說了數字。


 


  「437。」你也隨口說了數字。


  「437。」他重覆你,然後你們同時低頭。輕笑。


 


  有些記憶實在難以抹滅。默契,和再無他人知曉的幽默感也是。像是植入寵物身體的識別晶片,你知道你是被Colin認證的。


 


  「他馬上就來。」Colin和對面談吐舉止都散發尊貴氣息的男子說。


 


  身體沒入沙發瞬間,你們的膝蓋和大腿碰到一起,Colin看了你一眼,James D’arcy好奇地注視著你們,你則只是無謂地抬起嘴角。你察覺Colin膝蓋移了一點位置,其餘沒有。於是你也沒有稍離,任體溫隔著長褲互相傳遞,熟悉而久違。


 


  你竟然還是如此希望被認證。


 


  忍不住心裡自嘲。


 


  三個人聊完菜單上所有調酒的取名後,Ben終於加入。休閒褲,一字領毛衣,顏色就如同某本書裡寫的那樣,是「最深的藍,有喜慶味道,像風琴聲」;眼神和善,笑容可掬。Mr. D’arcy 在他出現之後,臉上露出完全不一樣的神采。


 


  於此之前,你已聽聞許多Colin和他的相似之處,一些朋友也說Colin正一步步追隨著Ben的進路,最終將成為舉世皆知的演員;親眼見到時你才能肯定地指出他們真正相像在哪裡,不像的地方又在哪裡。光看舞台上的表演你就有所直覺,親見本人後你更確信。因此你也格外放心(雖然你不確定你自己到底在擔心什麼),他們就像同一產地但不同年份的葡萄酒,因為全然不同的光照量和氣候條件,生成迥異的酸甜風味;而他們必須和各自的餐點搭配,而不是互相搭配


 


  原本以為會陷入無言狀態好一陣子,但話題意外地在2014年百老匯製作名單的討論上開展;接著你隨口說出從女友的朋友那裡聽來Kristi  Holden退出〈歌劇魅影〉巡演的消息,更是引起對面兩人的熱烈迴響。唯獨坐你旁邊的Colin只是搖搖頭,似笑非笑地挑眉看你,大概是對你和什麼人都能迅速聊開的能力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一場奇特但成功的聚會,你交到兩位朋友,沒人詢問你關於事業的問題。其他兩位沒有興趣,而你知道Colin絕不是一個在錯誤時間問錯誤問題的人。你索性讓十七個月的無業成為你們之間粉紅小象,總之沒人想提。只是喝酒。舒暢的醉意從時間裡提煉出來,離開時你們都比微醺更沉酣。


 


  四個人變成兩個人的時候,你的視線和精神狀態都因為調酒後勁愈發野烈,Colin似乎也是,臉頰泛紅,一個勁兒地笑,你很少看他喝到這麼醉。你們在雨停後的半夜走了一段路,前後微暗的路燈在地上映出你們十數道影子,重疊擺佈,姿勢彷彿擁抱。


 


  走過幾處有碎罐玻璃的街道,你們遇見差點跟上來要錢的乞丐,繞過不知名的小公園,在公園裡不知誰先說要賽跑。然後開始奔跑。他不知道你最近在練馬拉松,原本以前是劇組裡跑最快的,如今卻被你輕鬆追上。你始終沒發現你的手還搭在他的上臂,彼此的距離近得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發的熱氣。你們只是不停地笑,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話。


 


  都在延遲告別的時間。


 


T.B.C.


--


我為什麼會寫成這樣呢????????????????


這樣不痛不癢的文章真的有人會喜歡嗎ORZ


但現在好像寫不出來甜甜蜜蜜了ORZ

评论

热度(26)

  1. jjww翅膀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