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ww

【翻译】150514涅瓦时报阿列克谢·亚古丁专访

朵朵酱的树洞:

原文链接: http://nvspb.ru/tops/aleksey-yagudin-moya-doch-ne-budet-figuristkoy-57647




阿列克谢·亚古丁:我的女儿不会成为花样滑冰运动员




2015.05.14


奥运冠军阿列克谢·亚古丁认为自己暂时不会成为(花样滑冰)教练,并且评价了现役单人滑选手的水平及前景。


Ilia Averbukh担任总导演的世界体育大会开幕式在索契举行,演出规模庞大,歌手Tamara Gverdtziteli、Kuban Cossack Choir、杂技演员均参与其中,然而主角自然是花样滑冰运动员们。阿列克谢·亚古丁在两个节目中的闪耀演出不由让人回忆起他在盐湖城的夺冠表现,只是他不打算回到2002年冬奥会的王者形象,亚古丁的下一个计划是参与到6月12日即将在索契的奥运赛场Iceberg首演的冰上剧目《卡门》的演出。目前整个索契已经都能看到印有主角背影的海报。




– 当您将参与到Ilia Averbukh的冰上演出《卡门》的消息发布的时候,很多人认为您会担任剧中的主角。


– 我与Averbukh的合作已经超过十年,无论什么角色都有出演的决心。人们经常问我是否怀念四周跳,已经十三年了可我并不怀念!与(Averbukh的)团队一起工作让我更加快乐,我们像一个家庭那样一直生活在一起。


 


– 您的教练Tatiana Tarasova喜欢说“廖莎无所不能”,而在Averbukh的团队里您出演过各种角色,也是印证了此言。


– 哎,廖莎已经不是无所不能的了。伤病使我在过去几年中无法完成高难度跳跃。Averbukh才是真正无所不能的。我担任了最近几季《Ice Age》的主持人,有时我会和Tanya Totmianina一起去排练,从旁边看着Averbukh工作。至今我还是不明白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吃饭、睡觉、休息以及和儿子见面的!




– 您与Tarasova在美国训练的时候曾帮忙指导过当地的运动员,考虑过指导俄罗斯选手吗?


– 短时间内我不会做花滑教练,这个想法对我来说与我的女儿不会成为专业的花样滑冰运动员的想法一样明确。做教练对我暂时没有吸引力,也许将来可能吧。


 


– 本赛季Elizaveta Tuktamysheva的3A将女单推向了新的高度,您认为男单项目还有难度发展的空间吗?


– 我完全认为有跳出4A的可能。Tukatamysheva做的很棒,但是在她之前也有女单选手在节目中加入3A,还有选手跳过4T。在难度上一切都有可能,那么之后该做什么呢?不断成功完成高难度跳跃,把它加入所有节目。男单平均水平很高,许多选手都在不断挑战,自由滑中完成3个四周跳看来也不再是不可能的。




– 可能兼顾节目难度和编排的有趣吗?


– 一切都是可能的。想想羽生结弦和Patrick Chan最近的节目。我想加拿大选手(Patrick Chan)是近几年男单的典范。




– 您如何评价俄罗斯选手的竞争力?


– 我很高兴将近30岁的Sergei Voronov能够到达全新的高度。两届俄罗斯锦标赛冠军Maxim Kovtun需要对他的实力有更多信心。我看过几次他在CSKA的训练,如果他能在世锦赛上如此发挥就能得到奖牌甚至竞争冠军。




– 您在盐湖城冬奥会前也有过类似情况吧。


– 我的情况完全不同。我得到欧洲冠军和世界冠军后陷入深渊,挣脱困境很难,只有少数人觉得我能做到。Kovtun并没有这样的大起大落,他的竞技生涯刚刚开始。




– 他需要心理学家的帮助吗?


– 正确运用的话,花滑团队里的每一个元素都会带来帮助。我并没有了解Maxim的情况到可以推荐能帮助他的人,但是心理学家的作用是不会白费的。




– 关于盐湖城奥运会前一年(心理学家)Rudolf Zagaynov与您的合作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他可能是您奥运胜利的主要缔造者,另一些人觉得著名心理学家只是公然从别人的工作中得到利益。


– 去做评价很难,而奥运的结果显而易见。Zagaynov的工作当然带来一定益处的。他在冰场内外与我交流,当时的我需要这样的交流,需要不去24小时想着花样滑冰。Zagaynov善于为我指出其他方向。




– 您在盐湖城冬奥会上表演的短节目Winter已被认为是杰作:新颖的音乐、美丽的编排、精彩地完成了难度元素。


– 确实,这是我竞技生涯中留下的最难忘的节目了。现在已经很少人还记得我在滑完自由滑铁面人之后亲吻了冰面吧。我很高兴不久前为了电视冰上节目重新改编了Winter,当然,简化了跳跃。




– 还有哪些现役选手的节目给您留下印象的?


– Javier Fernandez的卓别林很棒。Patrick Chan的每个节目都可以列举。哈萨克斯坦选手Denis Ten展现了当前难度和表演创新的结合。羽生结弦每年都很好地探寻自己的新风格。花滑项目不是固定不变的,创作的范围相当广阔。不必再去回忆我和Evgeny Plushenko在盐湖城的决斗了。现在听到的是新生代的名字。




(完) 




译者废话:


随着熊的退役,多年来对花滑出坑入坑翻来覆去无数次,出坑的时间比在坑里还长。暮然回首,爱的还是那些人,怀念的还是那些节目。


廖莎不再是无所不能的了,我心中的熊陛下却永远是那个无所不能闪闪发光的样子。这就够了。其他的,黑脸也好,傲娇也好,迟暮也好,que sera sera╮(╯▽╰)╭

评论

热度(15)

  1. jjww朵朵酱的树洞 转载了此文字
  2. 泫然肆酒朵朵酱的树洞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的小胖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