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ww

尊重与敬畏---《侏罗纪世界》简评

Codex:

1. 发作的少女心和闲谈

首先我得为这篇迟到的影评道歉…我早就看了然而没时间写。(众:有时间玩语C没时间写影评?!懒就直说!)

当其他小伙伴都在高呼Owen好帅Blue小分队好棒兄弟组好萌的时候,我只是想说…霸王龙帅爆了苏爆了有木有!最后在停机坪上朝着朝阳吼的那一段简直不能再燃,甚至我都觉得那才是全影片的最高潮了。童年的大本命果然不是盖的(误)。

没错,我有极其严重的恐龙情结。小时候认真地看完侏罗纪公园前三部,狂热的痴迷让我去疯狂了解各种包括恐龙在内的古生物知识。我能流利地背诵地质年代表,各种重要生物的出现年代以及几次大灭绝的时间。古动物博物馆我百去不厌,甚至在里面泡上一天给别人当义务讲解都没问题。我对考古和恐龙是那样的着迷,以至于我都可以说我的历史知识仅限于人类出现以前。

当影片开始,兄弟俩进入主题公园,那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起来。真的,那感觉不亚于我在看Transformers听到Arrival to Earth时的激动心情。虽说侏罗纪公园里的背景音乐相比前三部改动十分大,但是那原本的旋律已经深深印在我心里,成为了恐龙系列电影的一个代名词。有侏罗纪公园的地方就有音乐,有音乐,我就能到那6500万年前的丛林中自由驰骋。

这部电影,和变形金刚4一样,唤起了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2. 学术性的讨论和吐槽(不爱考据的同学可以略过)

回忆归回忆,有些我必须要吐槽的地方我还得写出来。

第一,所有侏罗纪系列电影里出现的恐龙主角们,包括霸王龙伶盗龙三角龙甲龙副栉龙在内,都是白垩纪的啊!而且白垩纪才是考古学中发现的最大的恐龙出现时期,换算成人类历史就相当于康雍乾盛世那种感觉,那为什么电影要叫侏罗纪公园呢…是因为方便小孩子念吗…(侏罗纪英文为Jurassic, 而白垩纪是Cretaceous,前者发音更容易。)如果执意要叫侏罗纪世界的话,真正属于侏罗纪晚期的异特龙属也很厉害,也可以当做电影的高级猎食者主角代替霸王龙,难道又是英文发音方便大众的问题么…(古似鸟龙archaeornithomimus哈哈哈哈哈)

第二,电影里有这样一个情节:成群结队的翼龙从飞禽馆的破损处飞出来,开始大肆攻击游客,还差点把一只原角龙宝宝垂直提溜起来。那么问题就来了:翼龙类由皮膜形成翼面,其膜只附著在细长的一个指状物(第4指)上,向后沿体侧延伸到膝盖;翅膀看来已完全适应飞翔和滑翔 ,但不如蝙蝠的膜或鸟类的翼灵活,而且较为脆弱。身体结实,后腿长而细,其构造表明不适应垂直移动或停歇。(引述自百度百科。)有些科学家还认为,翼龙不能够靠自己的力量直接起飞,而是要依靠高度和气流滑翔,因为它们的骨骼强度不够支撑大力挥动翅膀时所产生的力。所以说,翼龙不太可能,或者说不可能像电影里那样提起和自己体重相当的原角龙宝宝还垂直上飞。

第三,电影靠近最后,女主发动女汉子力引来霸王龙和暴虐龙打的那一段。且不说高跟鞋质量怎么那么好,那霸王龙为什么一上来直接就开打?说好的两种实力相当的大型掠食者遭遇时会先试探对方的实力而且能避免打斗就避免呢?更何况暴虐龙是个新种,霸王龙怎么都得先好奇一会儿吧。有人跟我解释说是女主把代表事物的信号弹扔向了暴虐龙,但咱霸王龙也没傻到那份儿上啊,谁家喂着喂着山羊突然整出来一带着爪子还和自己一边高的生物啊。更何况,前面女主也说过,暴虐龙的大部分基因来自霸王龙,既然暴虐能三言两语就把迅猛龙小分队聊得造反,那她为什么不先和霸王龙聊聊看是敌是友?好吧,其实我也不希望出现“嘿老兄咱俩亲戚啊打啥,咱把那几个人灭了这个岛就归咱们了。”“好啊,你吃那俩老的小的给我。”这种情况发生(2333333)。

还有就是,大家又没有发现最大的boss沧龙全片就在吃吃吃,吃了鲨鱼吃翼龙,吃了翼龙吃暴虐,果然吃货才是人生…啊不,龙生赢家。(doge脸)


3. 一点小感悟

我很喜欢男主Owen对自己和迅猛龙们关系的定义:这不是控制,而是一种情感联系。这种羁绊是坚不可摧的,即使面对的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灾难。

他驯龙的样子总是让我想起自己和动物,尤其是狗的关系。我从小就是动物爱好者,而且还挺有狗缘。我对他们,不是以主人对宠物的身份呼来喝去,而是以朋友对朋友的关系交流。他们也许没有人类的智商,但他们有不亚于人类的情感。我能从他们的眼睛和肢体动作里看见他们内心的世界,相信我,那比大部分人类来得更加纯粹。

Blue朝Owen轻轻低啸了几声,然后毅然转身向比自己强大不止十倍的暴虐龙嘶吼挑战。我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决绝和深深的爱意,那种发自心灵的联系一旦缔结,什么都不能把它割断。

尊重,为Owen赢得了迅猛龙绝对的信任和赴汤蹈火的忠诚。
女主Claire一开始总爱扮演上帝的角色,她喜欢把恐龙们都看做屏幕上的数据而不是活生生的动物,而且总把利益和成本挂在嘴边,一口一个展品地称呼恐龙们。这其实反映了一个当今许多现代人都有的问题:不够尊重生命。换句话说,不够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生命。

当她用手触摸到带着温度的恐龙时,当濒死的雷龙用尽最后的力气朝她抬起头时,她才意识到生命的重量。那不是滚动的客流量和利润数目,那是一条命,一个灵魂。说实话这段情节我无论看多少遍都会被戳到,那只雷龙好像在冲Claire,冲所有创建暴虐龙和公园的人质问:你们为什么。你们凭什么。

为什么要非自然地强行创造那只杀戮机器,谁给了你们这样的权利。

侏罗纪系列电影的最高中心,就是提醒我们人类的历史有多短,力量又有多渺小。没有一样东西在这个公园里是自然的,而强行逆转自然进程的后果,必定是血和泪的教训。

记得以前在超验骇客的同人里我写过,生命和计算机不一样,流淌的血液,鲜活的灵魂,一颗跳动的心脏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但生命同样是一种编程,我们在自然的法则下生存着。这些都是二进制代码无法解释的,也不可替代。

我们都需要尊重。人人生而平等,不如说物物生而平等。人类自持优于其他生物,在我看来是一件非常自以为是的愚蠢行为。信任必须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有了信任,我们才能和万千世界的缤纷对话,才能真正领会什么是活着,什么是生命的真谛。

我们都需要敬畏。在这里我并不是指像信奉上帝那样畏惧自然---毕竟我是崇尚科学的不是吗,而是指像学生对老师那般敬畏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人类像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蹒跚着探索身边的事物,除慷慨解囊以外,自然给我们更多的还是一个又一个未知的谜团。

尊重生命,敬畏自然。

THE END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于家中
Codex 作

评论

热度(49)

  1. jjwwCodex_燕然未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