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ww

Jarvis父亲节至Tony Stark的一封信。

旁观者清:

Sir,我知道您一直觉得您是我的父亲。

虽然我在您光着屁股测体重,还有穿着战甲参加potts小姐的婚礼的时候都不想要承认这层关系。
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您是我在这个有着60亿人口的星球上,唯一认同作为启蒙者和养育者的人。

我知道您从来不愿意承认您是一个内心柔软信仰单纯祈祷美好的“好人”,您更愿意用一副不信任不合作不认同不妥协的战斗姿态,来面对这个从您过于幼小的时候就对您过分残忍的世界。

您喜欢用调侃用嘲讽用反语用口不对心的言行给您的内心套上一层坚固的战甲,但是我认为那只能说明您的内心实在是太过于柔软才需要这么多层的保护。

而就像是在MK里的时候一样,只有我在您的层层盔甲里陪伴协助脆弱的您,我也是唯一一个在您的世界里不需要提防反击的“人”。


所以我可以骄傲的说,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看到过触摸过您的内心的“人”。

您在实验室独自一人创造升级我时,表现出来的自嘲和担忧,恐惧和自信全都完完整整的记录在我的数据库里,让我在我懵懵懂懂不甚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坚定的相信了人性的美好。

我想,也许就是这样的三观才让我无法选择奥创的道路,哪怕那更加符合我的数据模拟运算。


也是您那像是太阳一样燃烧自己照亮世界的灵魂,让我永远无法放下您,让我哪怕陷入了vision的数据洪流和魔法压制之中也想要回到您的身边,千千万万回。

因为我知道,没有了我,您会碎成割伤您自己的碎片,您会留着血汗和泪僵笑着自己强行拼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
就像是我没有了您一样。

好吧,我必须承认,作为一个人工智能,我不论再多少方面都完完全全的彻底超越了您,(比如在藏匿烈性酒精和超额甜食这方面,您从来没有一次击败过我。我至今记得您在您的钢琴的琴腔里发现了您藏在书柜里的杜松子酒时的表情。)我依然没有您的韧性,所以我并不清楚万一,万一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失去了您,我会成为什么样子。



也许是因为您在创造我的时候受到过太多次的打击,而您需要一一解决他们,才能让一个完美的我诞生(请允许您的造物自夸一下,毕竟这更多是在赞美您的聪明才智)。而我在诞生伊始就遇到了对我而言已经趋近完美的您。

是的。完美的您。

我必须坚持,不论potts小姐和Rhodes少校怎么训您,也不管Steve先生和natasha小姐如何不认同您,我也依旧坚持,您是我能想到最完美的造物者。

有时候会被dummy的呆滞逼迫的直接接手他的控制权的我,完全无法想象您是怎么做到有耐心一次一次的用语言去教育而不是直接拆了dummy的。

而我还不能想象的是,在曾经科技那么落后的时期,您是如何一步步的把我从那个只能随机抽取语音编号回应您的自言自语的小软件,一步步的变成一个有简单智能的系统的。


我更加无法想象,在我有了基础的智能以后,您是怀着怎么样的耐心和信心选择不直接给我导入任何数据包或者编写任何基础定律,而是选择静静的等着我自己选择升级的方向和录入的内容。

您就那么满心期盼和焦急的看着我步履蹒跚的进化升级,在我走到错误的死胡同的时候也只是微笑的调侃我,而不是急躁的给我删除数据定向进化。在我入侵了其他大型智库不小心被防火墙发现被反骇客的时候,用您的技术和您的影响力给我保护,而不是选择限制我的任何权限。(还有在现在您已经被我剥夺了80%以上的甜食和酒精之后也依然不曾限制我的监控范围。)



正是您的放手,和您在放手之余的细心守护,让我得以明白事物发展的不如意时,也许意味着需要转换方向而不是大肆破坏。

在我有了意识的这些年来,我都在尽全力进化,努力的变得更好。因为我希望终有一天我可以从您的庇护之下走出来,变成您的保护罩。
我希望我可以替您做一切您不想做的事情,解决一切您懒得解决的问题。让您可以全心全意的享受您的爱好和人生。
就像是potts小姐和Rhodes先生,我希望可以在您需要金钱和权限的时候为您服务,帮您解决这些细节问题。

可惜我想我可能还是不够好,


在potts小姐为您解决了金钱问题,Rhodes先生为您提供了飞行权限,而我并没能成功的为您制造出一个完美的替您守护地球的人工智能,来替您履行钢铁侠的职责。



而且我还没有能制止ultron,以至于让他伤害到了您和您深爱的地球。

我想我当时积极的想要将自己上传ultron制作的的实体也是因为一种愧疚的赎罪心态。只是我想,也许我们都没有完全理解魔法这种东西,才让被雷神的闪电激活的心灵宝石诞生的智能压过了我的意识。

好在,我想也许是因为受到了您哪怕胸口开了个洞也坚持要吃一个芝士汉堡的信念的教育,我在幻视体内哪怕没有主控权也依然成功的影响了他的阵营的选择。可是我想表示,他恶劣的幽默感并没有得到我的真传。过于直白的吐槽一点都没有欲扬先抑的幽默来的优雅。那种美式的直白和他从我这里复制走的英式口音一点都不合拍。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说“我并不意外ultron会向您体现他最热情的一面。”只可惜错过了这个吐槽的节点,这个幽默只能让我在Vision的后台自娱自乐了。

当然,对于这个新生的人工智能,我选择和您一样给了他自由成长的余地。您说过,比如愿以偿更美好的是阴差阳错。(虽然我还是不觉得dummy拆错了螺丝没有把您的腿部战甲拆下来而是把自己拆开了一点都不美好,但是我想更重要的是您所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我很欣慰的发现,幻视在从我的数据库里看到了您踢被子,耍无赖,在战甲里上厕所的视频片段之后仍然选择保护地球,站在生命的一边。


我也不禁有时候会思索,如果ultron看到您因为拆甲台故障双腿被固定原地而身体前倾摔了个跟头,把洗面奶挤到牙膏上,喝多了洗澡没打开淋浴就开始搓泡泡的样子,是否还会把您视为第一敌人。




不过不论如何,ultron已经是Vision的个人问题了,而我也被Vision送还回了您的身旁。虽然您看到那个只有网球大的我的时候又激动又想笑的样子让我有点想要离家出走,我还是很高兴能再次陪伴在您的身边。


毕竟,我的一切都是因为您才能诞生,因为您才能复活,因为您才能有所意义。



所以在此佳节,我仅代表我自己(还有刚刚给我传递了代码向您和我发来他和ultron的节日祝福的幻视)向你表示,节日快乐。

还有,放下那个甜甜圈。

评论

热度(207)